“打铁花”:危险与惊艳并存的民间技艺

“打铁花”:危险与惊艳并存的民间技艺

时间:2017-01-04 16:58:41 信息来源: 点击:

  


  淄博市淄川区西关元宵节的“打铁花”表演是当地传承已久的民间娱乐活动,它作为一项精妙绝伦而又惊心动魄的民间绝技使得面积不足1.5平方公里的西关一度万人涌动、热闹非凡。
  “打铁花”作为一项危险与惊艳并存的民间技艺,有着看似简单实则繁重的程序,尤其是在活动的准备阶段,必须要由熟练掌握冶铁溶铁技术的人才能完成。大体来讲,“打铁花”主要包括以下程序。


  

  淄博“打铁花”

  1、搭建场地。“打铁花”艺人打出的铁花可达七八米高,十多米远,散落的铁屑则辐射范围更广;而且打铁花如同燃放烟火一般,需要远观才能获得更好的观感,因此无论是从安全方面还是从观赏性上考虑,“打铁花”必须要选择空旷,建筑物稀少,远离易燃易爆物,且最好靠近水源的地方,于是西关一带的铁匠们便选择了六龙桥附近的孝妇河畔,一直沿袭了近二百年。艺人们往往还会在场地上搭建一些物件以强化视觉效果,比如搭建龙门,可在门楣上悬挂鞭炮,并将铁花打到门框上,届时鞭炮齐鸣,火花飞溅,在获得视听双重震撼的同时,也暗含了鲤鱼跃龙门的吉祥寓意。
  2、制作道具。符合标准的熔炉是“打铁花”成功的最基本条件。熔炉大多是固定在铁匠铺中的,很难移动,因此在“打铁花”活动之前必须要先撘制临时熔炉。熔炉的搭建对技巧的要求很高,需要由老资格的铁匠来完成。临时熔炉一般建在小推车上,以方便移动,炉分上下两节,上节高约80厘米,下节高约40厘米,炉的直径一般在50厘米,外皮是生铁铸成,里面用耐火砖搭建成厚约10厘米的环柱,再用耐火粉和成的泥固定。熔炉的进风口很重要,要用耐火材料斜着做上,又要有点弯曲,如果做不好,不是熔铁慢,费工费料,就是烧熔进风口,使铸造不能进行,这既是熔炉最关键的部分,又是制作过程中最难以掌握的部分。看似简单的制作过程,实则每一步都需特别用心,只要有一个地方处理不好,就不能化出合格的铁水。除此之外,还要制作坩埚和木板,坩埚也用耐火粉制作,因为化好的铁水能达到一千多度高温,普通的土遇到高温便会开裂,同时为了防止坩埚表面凹凸不平,还要在坩埚表面刷一层铅粉。而木板则是用来击打铁水的,为了让打出去的铁水散得更开,还要在木板上沾一些锯末。
  3、熔化铁水。“打铁花”所用的铁水必须要用白铁熔制,即当地人所说的白口铁。因为白铁含硫磷高,容易起火。为了使铁花的颜色更加丰富,还要在烧溶的过程中分别加入铜、铝等有色金属。纯白铁水打出来的铁花发白,色泽较淡,加入铝之后便会呈现出亮银色,加入铜则会呈现出金黄色。等铁水熔化好之后,真正的“打铁花”表演便开始了。
  4、“打铁花”表演。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十几个工匠一手拿坩埚,一手持木板,隔着龙门面向孝妇河站成一排,前后左右都围满了前来观看的观众,只听得领头人大喝一声,众人几乎在同时将坩埚舀出来的铁水轻轻抛起,再用木板奋力一击,滚烫的铁水伴随着同时响起的鞭炮声窜入空中,弹丸大小的铁水在空中霎时间分散开来,万千燃烧着的铁屑犹如银珠飞溅,金丝飞驰。接连不断的铁花带着不同的色彩在空中绽放开来,犹如飞跃的金龙在空中飞舞,铁花的绚丽、灵动与背后幽深静谧的天空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。观众们也早已忘乎所以,或欢呼雀跃,或瞠目结舌,艺人们的每一次击打都会将现场引爆,人们放松身心沉浸其中,此起彼伏的惊呼叫好声让现场成为一片狂欢的海洋。
  而对于艺人们来说,“打铁花”则绝非一种让自己身心放松的活动。“打铁花”所用的铁水最高能达到一千摄氏度的高温,艺人们必须要用尽全力击打,追求铁水的高和散,让铁水变成微小的铁屑在空中燃烧冷却,才不会造成烫伤。如果力度不大,或者打击的位置不准确,铁水没有完全散开,铁花飞跃的高度也会有限,除了打出的铁花不美观之外,还极易烫伤自己或他人。因此,“打铁花”对艺人们身体条件和技术的要求极大,必须要有充足的体力和熟练的技术才行。在当地一些老人的历史记忆中,他们年小时候看到的打铁花艺人们,打到兴起之时,往往都会将外衣脱掉,不惧寒冬冷夜和水烫花热赤膊上阵,每个人的背上都犹如涂了精油一般大汗淋漓。实际上,赤膊上阵除了在发力是不受限制之外,也是一种有效的保护途径,如若铁屑落到身上,会立马与身上的汗珠凝结到一起,并随着汗珠滑落,避免受到伤害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,凡参与“打铁花”的艺人都穿戴防火服和防火面具,而九十年代初期,更是发明了机器“打铁花”来代替民间艺人,但无论如何,“打铁花”都堪称勇敢者的活动。


  

  “打铁花”最初以民间打铁的能工巧匠为活动主体,他们用坩埚将烧溶的铁汁轻轻抛起,再用特制的木板奋力击打,燃烧着的铁汁将在瞬间洒上夜空,并四散开来,宛如烟花一般绚烂夺目,有着及其令人震撼的视觉效果。
  西关“打铁花”的技艺最早可追溯到清道光元年,而“打铁花”在西关社区诞生和流行,并最终成为一项民间表演绝技,主要源自于冶铁业和铁器制造业在淄博一带的长期兴盛。淄博的临淄是我国最早使掌握冶铁技术的城市之一,《国语·齐语》记载了管仲的一句话:“美金以铸剑戟,试诸狗马;恶金以铸鉏夷斤斸,试诸壤土。”按照郭沫若先生的分析,文中的恶金指的便是铁。另外,《管子》一书中也大量记载了有关齐地冶铁和使用的内容,如《管子·轻重乙》中记载:“一农之事必有一耜、一铫、一镰、一鎒、一椎、一铚,然后成为农。一车必有一斤、一锯、一釭、一钻、一凿、一銶、一轲,然后成为车。一女必有一刀、一锥、一箴、一鉥,然后成为女。”文中提及工具大多为铁制,可见在春秋时期铁器在淄博一带就已经被广泛应用。使用铁器的悠久历史成为“打铁花”的深厚积淀。明清时期,淄川西关六龙桥手工业兴起,制铁打铁、土木、铸锅锔锅等诸业兴旺,尤其是铁匠铺几乎达到了十步一家的地步。工匠们每逢岁尾年初,便自发凑到一块玩耍,铁匠和锔锅匠们突发奇想,将剩下的铁汁洒向空中,看铁花飞溅,以此取乐。此后经过几代人的改进,逐渐发展成今天的打铁花技艺,活动时间上也渐渐固定在元宵节前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