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日战争初期沂水八区党组织的活动情况

抗日战争初期沂水八区党组织的活动情况

时间:2007-10-25 21:56:20 信息来源: 点击:

秦昆


    沂水八区(现归沂源县)当时是个大区,位于沂水县西北部边缘,全区有七、八万人口,包括悦庄、南麻、燕崖、石桥四个乡,以悦庄为中心。当时国民党的区政府就在悦庄。我八路军驻悦庄办事处。山东纵队交通站也都在悦庄。当时这里是胶东、渤海与鲁中来往联系的交通要道。八区党的工作也是有基础的,埠村的宋焕臣、瞭军埠的赵涤尘、悦庄的郭连全、儒林庄的杜善甫以及刘举祥等同志,大都是抗战前读书时入党的。一九三三年,沂水县委遭到破坏后,他们与党失掉联系,停止了组织活动,但在他们周围影响和团结了一些进步青年,传播了革命的种子。“七、七” 事变后,他们抗战热情高涨,宋焕臣与我八支队取得联系,同郎伯杰一起拉起了一个百余人的独立营,但刚搞起来,营长郎伯杰即带着这个队伍投靠了反共专家秦启荣,有些进步的积极分子也被一起拉走了。
一九三八年底,县委决定要我到八区任区委书记。临走前,刘建忠、邵德孚同志同我详细谈了一次,我的首要任务是:先同党员同志接上关系,将党的组织建立起来,以便大力开展八区党的工作。为了便于活动,决定我以县农会副会长的公开身份为掩护,通过省统战部的赵笃生同志向国民党县政府进行交涉,要他们给写了介绍信。
我到八区,首先找到郭连全同志接上头,初步了解下八区的情况,然后到区公所交上介绍信,那时八区国民党的区长白喜之是个CC分子,很反动,他推说有事不见我。一直等到下午三点钟,才同他见面。我说明来八区是进行抗日救亡工作的,要召开村长会议讲一讲,他拒不同意,争得很僵,而且我出去活动他还派人盯稍,这样住了两天我就离开了区公所。到八路军驻悦庄办事处(负责人是南竹泉)、山东纵队交通站(负责人是齐波)去住了两次,他们房子也十分拥挤,郭连全同志就要我住到了他的家里。从此,我就以悦庄为中心到各处去接党的关系,也接触了一些教员,作了些抗日救亡的宣传,走到哪里就吃住到哪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,八区的党员我都同他们接上了关系,恢复组织活动,井帮助他们发展了一批新的党员。
在此基础上,经县委批准正式成立了沂水八区区委会,我任区委书记,郭连全任组织委员,朱焕臣任宣传委员,后来又增加了赵涤尘任宣传委员,宋改任统战委员。与此同时,先后建立了悦庄党支部,支部书记是郭连全,委员李光坡、叶道生,党员有任新民(任元考),还有一位女同志;南麻党支部,支部书记是赵焕仁,委员有王金水、王金秀,还有一、二个党员;瞭军埠党支部有赵子峰、赵涤尘,还有两名姓张的同志,党支部贞责人姓张(名字失记);儒林集党支部,由桂善甫同志负责,联系他发展的刘举祥和任清宣;埠村党支部由宋焕臣厨志贞责、有三、四名党员。此外,燕子崖、石桥也各有一、二名党员,都是个别联系的。在整顿建立党组织中,张良村小学教员任清俊,是郭连全发展的党员,表现不好,被白喜之拉过去参加了三青团,因此,停止了党的关系,清洗掉了。
一九三九年六月初,县委军事部长周红恩同志来传达县委会议的决定,大意是:日寇己集中了二、三万人,对鲁中山区的“扫荡”马上要开始,国民党省政府在东里店目标挺大,估计他们的各级政府一“扫”即垮。山东分局指示我们要抓紧时机建立抗日民主政权,县委已进行了分工:县委书记刘建中同志负责沂水二。三区,邵德孚同志贞责一区和六区。沂水南部五、六、九、十区的工作,拟建立中心区委统一领导。分局将指派专人直接负责四、八区工作,要我马上回县委。他传达完毕,即勿匆离去。
周红恩同志走后,我马上到瞭军埠赵涤尘家里,召集宋焕臣、郭连全、赵涤尘等同志开区委会议,根据县委的意图(实际上是山东分局的指示),对八区的工作进行了具体研究部署: (1)悦庄、南麻可能被敌人占领,应作坚持秘密斗争准备。悦庄由李广波员责,以他的染坊作掩护;南麻由赵焕仁负责,以他的药铺为掩护。如果敌人在悦庄安了据点不走,区委及红了的同志(即暴露身份的同志),可武装起来打游击,展开武装斗争。(2)区政府的人选问题,可考虑将来由宋焕臣同志和杜善甫同志负责,但需等分局来人后再最后确定。区委的工作暂由赵涤尘同志土持,并向各支部打招呼。这时情况已十分紧张,东里店已被敌机炸掉,敌人已分路侵入山区,到处炮火连天。我不得不绕道走织女洞,走至一座山头上,碰到了鲁南区党委组织部长魏思文同志,他告诉我,分局机关与指挥部已安全转移了,第二天下午,我赶到了二区河北一带,找到了沂水县委,简单地谈了一下八区的工作部署,刘建忠同志告诉我说,省委已派樊步肖去八区,要我留在二区工作。
在敌人扫荡中,沈鸿烈的海军陆战队,吴化大的新四师一触即溃,望风而逃,国民党的各级政权也土崩瓦解。沂水县委按照分局抓紧时机,建立民主政权,领导群众坚持抗战的指示,正准备同国民党县长孔庆铭谈判,我们的条件是:在重新组建的政权中,孔庆铭可仍任县长,副县长则由我们选派,各区长由我们提名,他任命。刘建忠同志讲:否则我们自己干,先把下面的政权搞起来,要我马上到山宋去找刘民生,请他协助先把高桥乡政权搞起来。我随即到山宋找刘民生,共同商定了乡政权的人选等问题,他表示积极支持,井拿出五、六条步枪,随后下通知召集各村丧及有关方面代表,计六、七十人在南峪村小学开代表会,会上我们提名选举张子文为高桥乡乡长,秦德修、刘少毅任副乡长。高桥乡民主政权正式成立后,我回县委汇报的时候,县委告诉我,分局决定将樊步肖调回审查,要我马上再回八区。
七月中旬,当我再次回八区的时候,日寇已在东里店安上了据点,我只好绕道经蒙阴县委驻地,穿过五十一军的防地,到达了悦庄。樊步肖见面就讲分局要他回去。当时民主选举会尚未召开,随即着手准备,在悦庄召开了村长会议,经我们提名选举朱焕臣同志为区长,田丹铭(他是抗协)为副区长,桂善甫同志为助理员,正式成立了八区首届民主政府。接着又建立了悦庄、南麻、燕崖、石桥匹个乡政权。悦庄乡乡长郭连全,南麻乡乡长王金水,燕崖乡乡长刘举祥,石桥乡乡长由田丹铬兼任。同时,我们还建立了七、八十人的区中队,由刘举祥同志任队长,任文维为副队长。
随着区、乡政权的建立,党群工作也迅速开展,一部分村子农救会、青救会、妇救会和自卫团组织起来。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,又新建了踅庄、石桥、燕子崖支部,全区党员发展到了一百余名。县里还派来了一批干部,任子良同志担任宣传委员,赵涤尘同志负责动委会的工作,陈超担任了区妇救会长,还有王虹莆、刘华同志,八区工作开创了新的局面。
同年八月,国民党新四师的一部分开到了悦庄一带,八区白喜之的旧区公所也随着卷土重来,八区形成了两个政权对立的局面,环境开始恶化,斗争也一天比一天激烈。国民党区公所借着新四师的势力,蓄意制造摩擦,疯狂破坏抗战,他们狐假虎威,一步步向我们压缩过来,我们则坚持反分裂、反投降、反倒退,同顽固派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但终因顽固派的力量数倍于我们,我们不得不由悦庄撤到李家庄,后来我们又撒到了埠村。埠村是八路军一支队后方司令部驻地,政治部主任李建梓同志带着一个连的兵力在这里驻守。我们的区中队配合主力连,天天与国民党区公所及新四师部队斗。我们要出去活动,要出去征收公粮,宣传抗日,要出去支持群众开展抗日活动,常常与国民党顽固碰到一起,两下里就"叮当"打起来。在顽固派控制的村子里,群众组织都被搞垮了,党员转入地下斗争,有的党员则被他们逮捕。我们区中队的一个排长朱成高同志因公化装去南麻,被白喜之部发现后捉去活埋了。
十月间,淄博特委(稍后即改为二地委)书记王子文,组织部长刘建忠(原沂水县委书记)宣传部长甄焕章,带着一个独立营也来到了埠村,区委与特委就住在一起。此后,八区的工作实际上直接由特委领导,有什么事情我们便直接向王子文、刘建忠同志请示,有些困难问题就比较好办些。但吴化文部到八区的越来越多,我们的活动地盘越来越小,就连距埠村二、三里路的儒林集也进驻了吴化文的部队。距埠村六、七里路的张家庄,是吴化文部队的司令部。最后,我们只剩下了东西中三个埠村,尽管环境十分紧张,我们都坚持在敌人的"心脏"一直战斗了半年之久。一九三九年十二月,组织调我到分局党校学习,一九四0年春特委决定区政府跟特委一起撤离沂水八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转引自《沂源县文史资料》第二辑